|    聯系我們
當前位置:首頁 > 黨群工作 > 職工文化

【職工文化】家國天下

2019年06月06日  來源:  作者:

國與人,一直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。國家是人民的軀體,人民是國家的脊梁,愛國是一種崇高的感情,是最寶貴的精神財富,它具有百折不撓的凝聚力。愛國之情建立在一切感情基礎上,它是一種紐帶,一種號召,沒有愛國,國之不存;不講愛國,國家將是沒有脊梁的空殼;沒有愛國主義,國家將在風雨飄搖之際,一擊就破。   

愛國,是在生死關頭不肯屈膝的錚錚傲骨。寒冷徹骨的鐵窗下,一位頭發零亂,面帶憂慮的老人在仰天長嘆。面對淪陷的大宋江山,面對支離破碎的河山草木,面對顛沛流離的大宋百姓,他無可奈何;面對元軍的多次勸降,面對元世祖的親自許諾,他斬釘截鐵,這是他能做的,縱然是高官厚祿,縱然是錦衣玉食,他仍然會選擇與國家共存亡,并留下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浩然正氣。他便是我們的愛國詩人文天祥。  

愛國,是在民族大義前飛濺三尺的熱血。京城車水馬龍菜市口,一位正義凜然,昂首挺胸的人在向天長嘯:“有心殺賊,無力回天,死得其所,快哉快哉!”面對日益衰落的中華民族,面對水深火熱的無辜百姓,面對風雨飄搖國家,譚嗣毅然走上變法的道路,但同時也選擇了死亡。走上這條路,注定這一天。這一天來臨的時候,他依然泰然自若:“我愿成為第一個為變法強國而犧牲的人。”就這樣,他得到了早已預知的結局,他為國富民強甘愿獻身的精神將彪炳史冊。   

愛國,是在國家榮辱前那雙緊握的雙手。法國巴黎,奧運圣火,一位堅強的女孩在眾人的撕扯中緊緊握住神圣的奧運圣火。“你要想從我手中奪走火炬,除非從我的尸體上爬過去。”一句震撼人心的話竟然出自這樣一位外表柔弱的殘疾女孩。面對反華分子的瘋狂搶奪,面對藏獨分子的無情撕扯,她沒有選擇逃避,而是勇敢的抗爭,用自己殘缺的身體保護火炬,這是何等令人佩服的勇氣。   

愛國,是我們在國家面臨生死存亡關頭時,九死尤未悔的義不容辭。覆巢之下豈有完卵,有國才有家。

/一分公司樂灣國際項目部 徐濤

相關附件下載